“人口转型”期,所面临的“人口峭壁”,我们如何跨过去?

2021-05-24 16:05:00 admin 1

题记:我们不晓得明天是否会更好,但能肯定的是:明天会更老。


“关于我国人口转型的认识和应对之策”

近日,央行发布了一文题为“关于我国人口转型的认识和应对之策”。文中称:我国要认清人口形势已经改变,要认识到人口红利当时用得舒服、事后是需要偿还的负债。


在央行这一级别,出现这种口吻、文风,那意味着“人口转型”问题的严峻性已经被提升了好几个层级。


21.jpg


当前,我国面临的主要矛盾已由人口膨胀转变为人口红利即将消失和渐行渐近的老龄化和少子化危机。在经济不断放缓的当下,伴随着老龄化加重、生育率走低,我国正面临着养老、房价、城镇化、教育等一系列现实的人口问题,而且是无法割离的问题,这些问题是“一同朗现”。有专家预估:十四五期间(2020-2025)年出生人口或跌破1000万。


按这个趋势,再过2-3年,我囯的总人口数量可能就出现负增长了。面对“生育率下降,逐年下降的出生人口”问题,这会儿搞放开三胎,过会儿再搞放开四胎,似乎没多少必要了。某些专家建议:直接实行自主生育,越快放开越好。


我国出生人口大幅下降,其中一个“质料因”是:育龄妇女的减少,尤其是生育旺盛期的育龄妇女人数减少。“形式因”就多了,如高房价、高物价、教育医疗成本等等,而“动力因”与“目的因”一般可归在“形式因”里头。 数据显示,2019年,15-49岁育龄妇女人数比2018年减少500多万人,其中,20-29岁生育旺盛期育龄妇女人数减少600多万人。


22.jpg


在育龄妇女整体数量减少的前提下,还要讲人口增长的话,那就只能让生了一胎的生二胎,生了二胎的生三胎,或是在婚育年龄上提前规划,等等。也有观点认为:生育率与房价上涨有关,不少人都将出生率的下降,跟高房价联系在了一起。房价上涨似乎对生育意愿有负面影响,商品房均价每上涨1%,生育孩子意愿数就下降0.2个。房价上涨后,年轻人需消耗更多去买房子,从而减少其他方面的支出,育儿成本也会被削减。“不用买房子,照样可以生孩子”的故事,仅仅是孤例、特例,是童话。 并且,房产早已与子女教育、户口、医疗、养老等诸多民生问题挂钩,在这种情势下,没有人能完全与房子割舍。高房价只是生育率下降的一个因素,还有社会福利、保障不足等问题。


“人口问题”还有一个维度就是“自然”,可成一大书,如自然权利、自然法、自然正当、自然状态等等。毕竟,“天生烝民,有物有则,民之秉彝,好是懿德”;“天地之道,可一言而尽:其为物不贰,则其生物不测”。


赋闲者,人闲而心不闲

“退休、养老、赋闲”这些词是联通在一起的,意味着不处于“工作状态”,需年轻时的积累足够,才能安度晚年。


23.jpg


一大群理性人,在经济社会的生存竞争中,有些人上升到峰顶,有些人下沉到谷底。成功退休者能充分享受他们的财富与闲暇,熬不到退休的,因自己的时运而忍受风烛残年。按如今人们的工作强度、工作压力、社交应酬的挥霍程度等等,“到退休时还能活着”已经是一个不低的目标了。


24.jpg


人们需要假期,不言而喻,“休闲”在一定程度上确实能产生效用,多干活、多挣钱、多花钱不一定就可以买来生活的满足感。然而,经济学里的物价指数、通胀概念、效用效益、GDP增长等还“难以应对”休闲。


如果我们远行休假,交通、旅馆等支出均可通过价格加以反映,并形成效用,也有通胀测度;但如果我们在家静养、听音乐看电影、读本书、与家人聊天,即便很具满足感却“难以计价”入效用之中,也难以拿通胀来计量,对GDP也无任何拉动。


如果大家在工作中加班、加点的时间越来越多,通勤时间越来越长,退休年龄不断后移,休闲也必然更少。这看起来似乎是:咱们在用更多的劳动付出换取更少的消费效用。


在某个均衡点附近,休闲和劳动时长肯定是此消彼长的(互补的)。


如何解释某些群体感觉生活艰难、满意度不高的现象,以及这对货币政策的含义,是一项艰巨的难题。


聊聊万科在医疗、养老领域的探索


起始于2010-2011年间,王石密访了台湾、美国、韩国的多家民营医院,其最早参考的样本是台塑集团创办的台湾长庚纪念医院。


    2011年,万科首次发函给深圳市政府,申请在深圳办医,开启了万科投资办医之路。万科最初规划,要创建一家500张床位的非营利性三级儿童医院,随着对医院投资的深入,万科改变了原来的投资计划,把该医院一分为三,在上海、广州、深圳三地建立三家稍小规模的儿童医院,然而似乎都不太顺遂...


25.jpg


遥想2009年前后,养老地产市场发旺之际,万科推出了养老地产计划,要在2009之后2-3年内,在北上广深杭等核心城市布局养老地产项目,并在全国另外10个三高城市(老人基数高、人居可支配收入高、医疗水平高)重点布局,养老业务成为万科的独立业务板块。


万科幸福汇项目,该项目由万科在2010年发起,定位为养老地产项目,目标群体为老年人及其家庭,为其提供养老看护、居家护理等服务。


其次是“万科+北京控股”,双方的合作项目名为“北京光熙医养中心”,分为南北两楼,老年公寓位于南楼(北楼为二级康复医院);万科养老输出自己的服务和管控标准,保留原物业公司手中的物业合同权利不变,由万科物业帮忙改造打理,北控提供资源对接等。


然后是广州蕙心医院,定位为“大专科、小综合”,建立以康复医疗为主要特色的专科医院,集“预防保健、基础医疗、专业康复”等服务为一体;该医院原为广州新塘医院,创办于1965年,是一家二甲医院,广州万科通过增资控股的方式完成了这一项目的落地,并将其更名为蕙心医院。


附图:我国历年出生人数

26.jpg


电话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