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置不良”的真实气度是:“真善美假恶丑正邪好坏良不良”,我全都要!

2021-06-01 16:26:01 admin 0

跳跃性·拼凑性·食腐性


有的人可能只接受“真善美好优良”,对“假恶丑邪”深恶痛绝;有的人则反之,羡慕嫉妒恨“真善美好优良”,对“假恶丑邪”有独特的认知、独特的审美。


在“不良处置”领域 ,则需要这样的气度:“真善美假恶丑正邪好坏良不良”等等,我全都要!全部照单接收!


这有点“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意味,也意味着“处置不良”需要“跳跃性”思维甚至“拼凑性”思维,在不同的“角色、角度”之间来回切换。


71.jpg


顺提一下“金”与“融”的关系:“金”是一种坚硬固态物质,“融”是融化流通。“金”为何能“融”?这要依赖“信用之火”的浇铸。但“信用之火”如若过猛,融化的金水沸腾,反而会浇灭“信用之火”。信用过度膨胀可能造成恐慌。


具体到金融市场、资本市场,有“恐慌”意味着有可能出现“不良资产”。


说说自然界的腐食者,如乌鸦、秃鹫等,常以死去的或即将死去的生物为食。在资本市场上,把“空头”“处置不良主体”等称为腐食者,大部分人并不喜欢它们,但又需要他们。如果世界上没有腐食者,一个到处堆满尸体世界也很可怕。腐食者有着明显的生物特性,它们不攻击健康生物,避免浪费体力又防止弄伤自己;嗅觉灵敏,有着极高的发现猎物的本领,然后是酸性极强的胃液辅助消化。


72.jpg


比如有一种法拍房(不良资产),只有高手“腐食者”才敢碰:竞买者现在通过法拍买了个双拼房的一套,另一套被另外一个买家买下来了,法拍公告上注明了房子不能独立拆分结构。


问题来了:一个买家如想要拆分,在拆分后,另一边则没有阳台、没有燃气、户型结构差,一边想强硬拆分,另一边则想要求赔偿。两个房产证的话,在理论上肯定可拆分的。


法拍房在得标之后、入住之后,远远还没完事的:因法院公告中提到不能拆分结构,后续还要与法院进行沟通、确认甚至诉讼。


不良资产交易市场


 “不良处置”的一级市场活跃度仍然高于二级市场,因四大AMC受到监管政策引导,逐渐回归主业,加大不良收购力度。


别看四大AMC如今这么火热,在最初也是步履维艰、筚路蓝缕。还得从2001年说起,那时我国通胀率居高不下,这四大资产管理公司的不良资产(尤其是房地产、工厂、收费道路、港口和矿产等)迅速增值。仿佛一夜之间,曾经的四大“烂银行”成为“暴发户”。通过变卖这些资产,它们手头掌握着数千亿元的现金。


拿着这么多的钱怎么办?它们到处找项目进行投资。即使在租赁公司、房地产、券商、信托等方面投了很多钱后,它们仍然有大把的现金在手。


其中,东方资产不想和银行直接竞争,于是决定在小额信贷业投些钱。它们认为小贷行业确实有市场需求,而且有利可图(同时风险可控)。这也是“小贷行业”发旺的一个缩影。


73.jpg


在我国大多数省份,监管部门都有一条奇怪的规定,不允许小额贷款公司留存未分配利润。因此,小贷公司必须将所有利润都分给股东。分红当然好,但是这样一来,小贷公司永远无法发展壮大,除非它们通过烦琐且耗时的程序去增加注册资本。和其他的行业一样,有时在国内做事不容易。


无论是更改小贷公司的注册资本、开设分支机构、改变股东架构还是取得税收优惠,在有些情况下不得不去公关一些监管部门,与它们搞好关系。


于是我们也可以看到,全国范围内不良资产交易二级市场,相较于一级市场而言,普遍不甚活跃,除江浙和广东地区之外,社会与民间资本参与程度大都较低,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不良资产的交易流转。


金融机构经过前几年的大量出表,相继而来的不良资产可能呈现出“大”且“难”的特点。因此,传统的不良资产处置方式已不能满足当下的处置需求,对不良资产处置业务必须进行创新,需要继续进行金融创新。


此外,在不良资产市场上,参与主体仍然在用流行的估值方法:破产清算法、诉讼执行清收静态估值。以后,仍需更全面的金融知识、意识和经验,综合利用各种金融手段去提升不良资产的价值,从而获取更高的处置收益。


74.jpg


当政府在维护区域稳定的基本政治诉求基础上,亟需借助市场化运作方式,以时间换空间为企业争取更多喘息机会来渡过疫情下的危机时,那么,政府与市场联动化解不良资产的进程加速了。


“不良处置”的新纪元


2019以前,不良资产的产生,大多源于经济结构的调整、供给侧改革的推进。


2020之后呢?变了。


“黑天鹅疫情”成了茶余饭后的主话题,也成了宏观经济下行加压的主因素,也让一些行业积累的风险“趁疫”暴露。


好比一个病患,有“表达”、有“症状”也是好的,最怕那种隐性的、无症状,一旦发病就是大限临近了。


疫情对于不在“工作状态”的学生族或者退休族来讲,无非是多戴口罩、勤洗手、做做核算检测。但对于中小企业,却是风险集中爆发的领域。


疫情冲击下,制造业、批发零售业和部分以外贸订单为主的中小企业影响最剧,货物囤积、资金链断裂,大量正常类贷款转化为金融机构不良资产。


部分行业成了产生不良资产的重灾区,旅游业最受影响,楼市更是在迎来拐点的时刻雪上加霜。在楼市进入下行周期的情况下,部分中小房企市场加速出清,龙头房企中的生还者融资成本也持续上升,也进一步催生了不良资产。


75.jpg


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风险也进一步加大。近年来,地方政府存量隐性债务到了集中偿还的高峰期,在疫情冲击下,部分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短期内的偿债压力增大,流动性风险加剧。


同时,疫情期间,部分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成为贷款主体,承担疫情防控应急贷款任务,在增大业务范围的同时,客观上也推高了不良资产的形成几率。


对比前一阶段不良资产大规模集中爆发,这次不良资产集中出现的问题企业通常因为资金链紧张,通过对外大量借款应对到期债务,从而导致企业债权债务关系复杂,潜在债务难以调查,无法具体确定债务金额。


而且,企业借款较多,对外抵押资产情况也较为复杂,大多存在重复抵押、保全查封、冻结资产等情况,对不良资产收购造成较大困难;另外,各方债权人利益难以调和,业务开展进度仍然较慢。


电话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