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关于“健康寿命·资产寿命”的老年服务“金矿”

2021-06-01 15:16:32 admin 0

截至2020年底,深圳市户籍老年人口35.9万,实际服务管理老年人超百万。深圳需应对人口老龄化的国家战略,进一步推进“老有颐养”民生幸福标杆城市建设。


11.jpg


“深圳经济特区养老服务条例”

深圳目前已形成了以“深圳经济特区养老服务条例”为纲领、若干中长期规划为核心、系列规范性文件为基础的“1+N+X”的养老服务法规政策体系,覆盖“土地、 财政、金融、保险、税费、医疗、人才、产业”等方面。


“养老服务条例”的实施,意味着深圳养老服务进入“法治化治理”新纪元。


“养老服务条例”全面系统规范深圳养老服务工作,落实推进养老事业发展的各项措施,满足老年人多层次、多样化养老服务需求,从高水平养老服务体系、基本养老服务制度、设施空间保障、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长期护理保险制度、发展公益慈善为老服务事业、发挥养老人才和科技支撑作用等方面,应对日益严峻的人口老龄化。


12.jpg


按“深圳经济特区养老服务条例”和“深圳市构建高水平“1336”养老服务体系实施方案(2020-2025年)”,深圳未来5年,每个街道至少将建设一家长者服务中心,老龄化社区实现社区长者服务站全覆盖,建成以街道、社区、小区、家庭为纽带的“四级养老服务网络”。


长期护理保险

长期护理保险将于2021年10月1日起征缴,失能老人将由此减轻家庭负担,有可能实现“老有所护”,

深圳从此也有了养老、医疗、工伤、失业、生育之外的“社会第六险”(此外插播一条,今年很热的电影《无依之地》讲述的就是老年人在生命最后阶段的一些境况)。


随着早期来深建设者几乎同时步入老年人行列,深圳面临“井喷式”养老压力。


13.jpg


深圳户籍老人中,有60至79岁中度和重度失能居家老人8500多人,80周岁以上老年人近4万人。解决失能、高龄老人的护理问题成为迫切的需要。


长期护理保险制度主要是为被保险人在丧失日常生活能力、年老患病时,提供护理保障和经济补偿的制度安排。


该保险制度已在我国多个城市展开试点,与其他试点城市相比,深圳扩大了参保人范围,除用人单位外,年满18周岁且未在校就读的深圳户籍非在职人员也纳入其中,并与深圳现行基本医疗保险相衔接(其实里头的问题也很大、很敏感、很尖锐,处于这个制度之外的人群也是大有人在,也就是说这个制度的光芒也有照不到的地方;而且我们要避免作家修白的纪实文学《天年》里所描述的情况;再之,甚至遥想许多年前的上海社保基金案的恶性教训...诸如此类)。


(保险待遇按照参保人照护评定等级、服务提供方式、累计参加保险的年限等确定)长期护理保险费以本市上年度在岗职工月平均工资为基数,按照0.1%的比例逐月缴交,其中职工由用人单位和个人各按50%比例缴费,退休人员、居民以及其他人员由个人缴费,困难人群缴费由财政给予补助(以2019年度在岗人员月平均工资10646元测算,每人全年缴费128元,职工由用人单位和个人各承担5.3元/月;退休人员、居民及其他人员折合10.6元/月)。


14.jpg


认知能力下降的老年人群

老年人群有不同的生命阶段:活力阶段、失能半失能阶段、临终关怀/去世。在不同阶段,老年群体的需求表现出非常大的差异性。


2018年我国60岁以上人口2.5亿,每年新增1000万,60岁以上每年去世500万,面对500万去世人群的市场生态仍然处在灰色散乱的状态,(诸如殡葬行业)也亟需转型升级与模式再造。


75岁以上相对年龄更大的老年人口增加将导致医疗和护理费用激增,其中尤以认知能力下降的老年人口数量激增问题更为严重,罹患失智症的概率显著上升。比起身体机能下降的老年人口,认知能力下降的老年人口激增,将给社会带来更加严重的影响。


对于患者本人来说,认知能力的下降,除日常生活不便之外,需要个人购买的消费品、投资等行为将难以进行,生活质量将显著下降。


15.jpg


就投资而言,由于金融资产的保有量一般随年龄增加而增加,认知能力下降可能性较高的老年人虽然拥有较多金融资产,却无法自由支配这些资产,这对全社会来说也是巨大的损失。


对于患者家属来说,最要紧的就是护理问题。认知能力下降的老年人特别是罹患失智症的老年人,必须要对其进行全天候的看护,几乎需要一对一护理。但现在护理劳动力已经严重不足,今后劳动人口还将急剧减少,确保认知能力下降的老年人得到护理服务将会越来越困难。


更多的患者家属,特别是正当年富力强的人,将会因为要护理认知能力下降的家人(主要是父母辈)而不得不辞工,这可能导致劳动人口的减少(所以“养老服务条例”删除了独生子女护理假的内容)。


16.jpg


可能受影响最严重的行业是金融业。复杂金融产品的购买对具备充分认知能力的个人来说也并不容易,认知能力下降的老年人更无法购买这些金融产品。


单纯的存款/取款行为,也必须要正确理解包括输入密码等一系列流程才行,认知能力下降的老年人连这种简单的交易都会变得非常困难。金融机构为此,可能会减少这类交易。


金融资产的保有量和认知能力下降的风险与年龄呈正相关。越是老年人,拥有的金融资产就可能越多,认知能力下降的风险就越高,问题因而会加倍。认知能力下降的老年人的金融资产如果全部变成普通存款,则社会经济发展的投资资金就会减少,这给社会经济也带来一定影响。


电话咨询